但并非任意一对数据都能确定亲子关系

2020-06-17 12:54

“到目前为止,重庆警方已经通过打拐dna数据库,成功确认了59例亲缘关系。”樊劲松说,dna数据库的建立,让寻找被拐儿童找到了科学又快捷的方法。

樊劲松称,拐卖拐骗案件难度极高,如果没有dna技术支持,寻找被拐、失踪儿童用大海捞针来形容并不为过。即使找到孩子,也难确认亲子关系。

哪些儿童的dna数据会被录入打拐dna数据库呢?dna实验室负责受理和血样采集的杨寅隽警官介绍,主要有以下几种:

市公安局追逃打拐支队副支队长樊劲松表示,我市儿童被拐发案几率很低。如今网上有很多不实消息,如网络传言,卖花、乞讨儿童多为外地拐卖儿童。我市警方曾于2010年、2011年连续两年对此展开专项清查行动。2011年曾对40多名在街头卖花、乞讨的儿童,与其父母(部分父母被警方要求从外地赶来重庆)进行亲子鉴定,结果无一儿童属于被拐卖。去年网传的“冰柜车”贩卖儿童事件,警方到场后经查都是经营者自家孩子。

“近期,我们刚确认了一起时间超过35年的案例。”樊劲松说,当事人现名黄良山(原名夏长江),1979年12月26日,父亲带着年幼的夏长江去四川德阳找亲戚。途中出了些小意外,夏长江因怕父亲责骂,便独自坐上长途客车。他记忆中老家在潼南,去年在网上发布的寻亲帖引起了重庆警方的注意。警方锁定潼南一户夏姓人家。今年2月11日,黄良山在重庆抽取了dna血样进行比对,10多天后,他成功与家人团聚。

“我真不是骗子。”昨下午,市刑警总队追逃打拐支队副支队长樊劲松,又遇到一件尴尬事—根据打拐dna数据库比对信息,他们成功帮一名孩子找到父母。樊劲松打电话通知父母,与孩子失散多年的父亲,坚持认为他是骗子。

王科称,如果父母双亲同时提取dna样本,那么匹配准确率就会大增,目前能达到99.99%准确度。王科称,如寻找孩子的父母一方过世或无法提取dna样本,那么通过系统寻找到孩子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。

樊劲松说,打拐dna数据库给警方破案提供了更高效手段,但数据库要发挥作用,必须建立在更广泛的样本提取上。警方建议,怀疑自己是被拐卖的人员,以及孩子失踪的父母,均可按正常流程,前往公安机关提取血样,将dna数据录入库中,以保留寻找亲人的希望。

“全国联网的dna数据库每天都在比对,我们也有专人值守,但并非任意一对数据都能确定亲子关系。”实验室民警王科介绍,很多人对dna比对存在一定误区。每一份dna,数据库都会提取16对遗传基因数据,如果仅是单亲(父亲或母亲)与孩子进行dna比对,可以得出非亲子关系结论,却无法得出亲子关系结论,只能给出一个双方存在遗传可能性的结论。如果仅用单亲数据,有可能匹配到多个,甚至几十个有亲子遗传可能性的孩子。目前世界范围的dna比对技术基本无法超越这个精度。正基于此,在司法实践中,单亲dna鉴定证据效力有限。

“电影《失孤》中的案例原型,也是通过dna比对确认的。”樊劲松说,根据系统记录,案例原型现名翁秀英(原名杨桂霜),巫溪县人,1981年出生。1987年7月1日,杨桂霜在家附近河边玩耍时被人拐卖,家人一直以为她掉入河中溺亡。2011年,杨桂霜通过宝贝回家网站发布消息寻亲,提到铁索桥、竹林及母亲辫子等信息,引起众多网友关注。志愿者和民警通过大量走访,大致锁定其老家位置。

来自dna实验室的信息称,目前数据库已收录了重庆地区父母与失踪者共12000多例dna血样,成功确认了59例亲缘关系,其中30多例属于盲比—也就是在完全没有报案人线索情况下,通过与外地数据自动匹配成功,之后由警方介入完成寻亲。

很多电视剧都说过亲子dna鉴定的事。只要父母其中一方的dna和孩子匹配,就寻亲成功抱头痛哭—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dna实验室的专家说,这种结论是不靠谱的。

打拐dna数据库是怎样工作的?昨日下午,重庆晚报记者走进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技术处dna实验室为你揭秘。

2011年6月,杨桂霜在重庆进行了血样dna采集,通过与杨国富夫妇dna比对,确认了亲子关系。